案情簡(jiǎn)介:2016年8月8日,某國際商業(yè)保理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保理公司)與某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A公司)簽訂《保理協(xié)議》,約定雙方一致同意敘做有追索權的國內保理業(yè)務(wù),基礎商務(wù)合同及標的應收賬款為A公司與某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貿易公司)于2016年6月6日簽署《購銷(xiāo)合同》及《購銷(xiāo)合同補充協(xié)議》,應收賬款金額272,790,332.58元,預計到期日2017年8月8日;保理款為252,790,332.58元。貿易公司出具《回執》確認有關(guān)應收賬款真實(shí)、有效、尚未償付且無(wú)瑕疵。2016年8月17日,保理公司向A公司發(fā)放扣除履約保證金2,790,332.58元后的融資款250,000,000元。2018年2月2日,保理公司要求A公司對應收賬款進(jìn)行回購,由于A(yíng)公司未履行回購義務(wù),保理公司遂提起本案訴訟,要求A公司支付回購款、貿易公司在應收賬款及其逾期違約金范圍內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庭審中,經(jīng)保理公司副總經(jīng)理鄭某和資金經(jīng)理張某陳述,查明案涉保理業(yè)務(wù)的購銷(xiāo)合同系由保理公司在A(yíng)公司與貿易公司已履行完畢的購銷(xiāo)合同基礎上制作而成,案涉保理業(yè)務(wù)并不存在真實(shí)有效的應收賬款。

  法院觀(guān)點(diǎn):保理人明知應收賬款系虛構的,保理人與應收賬款債權人之間成立借款法律關(guān)系。無(wú)證據證明保理人以發(fā)放貸款為主要業(yè)務(wù)或主要利潤來(lái)源的,該借款法律關(guān)系有效,應收賬款債權人對保理人負有本息償付義務(wù)。案涉保理業(yè)務(wù)的購銷(xiāo)合同系由保理公司在A(yíng)公司與貿易公司已履行完畢的購銷(xiāo)合同基礎上制作而成,不存在真實(shí)有效的應收賬款,且保理公司明知案涉應收賬款系虛構。本案法律關(guān)系應認定為保理公司與A公司之間的借款關(guān)系。由于借款行為系真實(shí)意思表示,且不存在法定無(wú)效情形,亦無(wú)證據顯示保理公司以發(fā)放貸款為主要業(yè)務(wù)或主要利潤來(lái)源,該借款法律關(guān)系應做有效處理。

  律師解讀:《民法典》第763條規定:“應收賬款債權人與債務(wù)人虛構應收賬款作為轉讓標的,與保理人訂立保理合同的,應收賬款債務(wù)人不得以應收賬款不存在為由對抗保理人,但是保理人明知虛構的除外!薄蹲罡呷嗣穹ㄔ好穹ǖ鋼V贫人痉ń忉尷斫馀c適用》一書(shū)進(jìn)一步明確:“但是,如果在案件審理中,保理人沒(méi)有就應收賬款的真實(shí)性進(jìn)行任何盡職調查,或者案件事實(shí)表明,應收賬款的虛假性是如此明顯,保理人只要稍加核實(shí)就不可能不知道,在這些情形中,是否需要給予保理人以如此程度的信賴(lài)保護,并非沒(méi)有討論的空間!币虼,在保理交易中,保理人應當對擬受讓的應收賬款是否真實(shí)存在履行合理的審查義務(wù)。只有在保理人對應收賬款開(kāi)展過(guò)合理的盡職調查的情況下,應收賬款債權人、債務(wù)人對應收賬款的虛構才不對保理人發(fā)生法律效力,保理人才可以繼續主張保理合同合法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