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理法院:浙江省寧波市江北區人民法院

  案 號:(2023)浙0205民初2676號

  裁判日期:2023.08.09

  案情簡介

  2021年2月20日,朱某(被告)與廣州RD互聯網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RD小貸公司)簽訂《貸款合同》,約定:朱某向RD小貸公司借款9000元,貸款年利率8%,還款方式為按月按等額本息還款,還款分期月數12個月,起息日為貸款發放日次日起算,未按約定的還款日足額還款的,逾期還款違約金為當期應還本息金額×0.1%×逾期天數,多期逾期的違約金為各期逾期違約金的總和并對送達方式進行了約定等等。合同簽訂后,RD小貸公司于當日向朱某出借了借款9000元。同日,朱某與深圳市MY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簽訂了《委托保證合同》,約定由深圳市MY融資擔保有限公司對朱某的上述借款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2021年2月至2021年8月,朱某按約定歸還了當期的借款本金及利息,剩余的六期未予歸還,總計尚欠借款本金4589.67元及相應利息和違約金。2023年4月12日RD小貸公司按其與HN商業保理有限公司(簡稱“HN保理公司”)簽訂的《債權轉讓協議》將其對朱某的該筆債權轉讓給HN保理公司,HN保理公司按朱某在《貸款合同》中所留電話號碼發送了債權轉讓的通知短信。后朱某未歸還上述借款本金及利息、違約金。

  法院裁判

  朱某與RD小貸公司之間的《貸款合同》系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且不違反國家法律法規的相關規定,應為合法有效,應受法律保護。RD小貸公司將其對朱某的債權轉讓給HN保理公司,HN保理公司也向朱某進行了債權轉讓通知,HN保理公司已合法取得對朱某的相應債權,朱某應當向HN保理公司按原《貸款合同》承擔還款責任。HN保理公司要求朱某歸還借款本金4589.67元的訴訟請求,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予以支持。HN保理公司要求朱某支付自2021年8月21日起至實際履行之日止按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公布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的四倍、以4589.67元為基數計算的逾期還款違約金,符合《貸款合同》約定且HN保理公司主動對利率進行了下調,同時下調后該利率標準符合法律規定,本院對HN保理公司的該項訴訟請求亦予以支持。

  律師觀點

  筆者認為應多個角度看待商業保理公司能否受讓逾期借貸債權的問題。從合法性角度,《民法典》第五百四十五條規定“債權人可以將債權的全部或者部分轉讓給第三人,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一)根據債權性質不得轉讓;(二)按照當事人約定不得轉讓;(三)依照法律規定不得轉讓。當事人約定非金錢債權不得轉讓的,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當事人約定金錢債權不得轉讓的,不得對抗第三人!痹摋l款未對債權受讓人主體資格予以限制,即任何民事法律主體都有權利受讓債權。同時,借貸、逾期等債權性質亦不屬于條款規定的“根據債權性質不得轉讓”。所以在合法性上,目前保理公司受讓逾期借貸債權沒有問題,上述案例中法官亦對此予以認可。但《全國法院金融審判工作會議紀要》出臺在即,未來金融案件審判要與金融監管規定將相互協同,金融規章可以作為判斷是否違背公序良俗的重要依據或裁判理由。在金融監管規章有關條款構成公序良俗的情況下,人民法院可以適用《民法典》第153條第2款的規定“違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為無效!倍J定合同無效。所以筆者認為,未來該類型業務是否能夠在合法性上獲得法院支持,有賴于業務的合規性論證。

  從合規性角度,商業保理公司受讓逾期借貸債權,存在較大合規性風險。具體而言,《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關于加強商業保理企業監督管理的通知》(下稱“205號文”)等監管文件中明確要求保理公司“回歸本源,專注主業,誠實守信,合規經營”,而保理公司受讓逾期借貸債權明顯不屬于保理業務(主業),在地方金融局業務檢查時,將很難做出合理解釋。同時,受讓逾期借貸債權與205號文中保理公司紅線“專門從事或受托開展與商業保理無關的催收業務、討債業務”,在業務實質上具有高度相似性,容易被認定為違規經營,嚴重的可能面臨監管約談、停業整頓、吊銷執照等處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