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公司法》將于2024年7月1日起施行,本次修改完善的主要內容包括:公司設立、退出制度,公司資本制度,股東出資和股權交易行為規范,公司組織機構設置和上市公司治理規范,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義務(wù)和責任,國家出資公司的組織機構,公司債券管理制度等。那么,種種修改之后,對于融資租賃公司來(lái)說(shuō),在項目審查、租后管理以及資產(chǎn)處置中到底會(huì )遇到哪些實(shí)際變化,又該如何妥善應對呢?

  一、法定代表人規則變化

  新《公司法》第10條用“由代表公司執行公司事務(wù)的董事”取代了原來(lái)“董事長(cháng)、執行董事”,執行董事成為歷史,實(shí)踐中不要求再出現執行董事這一表述。并明確了擔任法定代表人的董事或者經(jīng)理辭任的,視為同時(shí)辭去法定代表人。公司應當在法定代表人辭任之日起三十日內確定新的法定代表人。因法定代表人與公司之間實(shí)質(zhì)是委托關(guān)系,可隨時(shí)解除委托,其辭任之日即其提交辭任意思表示之日,無(wú)需得到公司批準。

  新《公司法》第35條規定公司變更法定代表人的,變更登記申請書(shū)由變更后的法定代表人簽署,改變了原工商登記的規定,解決了離任法定代表人拖延不簽字變更造成的困境。

  新《公司法》第46條要求公司章程中應當載明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產(chǎn)生、變更辦法,而不是原先的法定代表人。

  租賃公司在項目審查時(shí)需注意客戶(hù)提交的法定代表人證明書(shū)等主體文件,避免再出現執行董事作為法定代表人的情況;審查客戶(hù)工商登記等主體資料時(shí),注意簽署人應為變更后的法定代表人這一變化;要注意進(jìn)一步核實(shí)客戶(hù)公司章程中載明的法定代表人產(chǎn)生變更辦法的具體規定,以此確定法定代表人產(chǎn)生的合法性,規避風(fēng)險。

  二、資本金繳納規則變化

  新《公司法》第47條要求有限責任公司全體股東認繳的出資額須自公司成立之日起五年內繳足。

  新《公司法》第98條規定股份有限公司發(fā)起人應當在公司成立前按照其認購的股份全額繳納股款。

  雖然國家市場(chǎng)監督管理總局設置了三年過(guò)渡期,但總而言之,有限責任公司最晚將于八年內繳足出資額,股份有限公司將在三年內繳足股款。

  對比現行公司法對認繳出資年限未做限制,導致很多有限責任公司股東通過(guò)無(wú)限延長(cháng)出資期限的方式來(lái)逃避出資責任,造成注冊資本明顯失真、追究股東出資責任糾紛、股權轉讓過(guò)程中出資責任承擔糾紛屢見(jiàn)不鮮的狀況,這一變化糾正了股東認為注冊資本僅是公示登記用于標榜自身實(shí)力,而自身卻無(wú)需最終兜底負責的態(tài)度,將更好地規范有限責任公司股東的出資責任以及對于注冊資本的理性選擇。

  這一變化也將造成已設立公司減少認繳出資額的情況,若減資公司為租賃公司客戶(hù),應由其董事會(huì )制定減資方案、編制資產(chǎn)負債表和財產(chǎn)清單、股東會(huì )做出減資決議后,書(shū)面通知租賃公司或者進(jìn)行公示后方可辦理減資登記。租賃公司可選擇要求其清償債務(wù)或提供擔保來(lái)保障自身權益,故租賃公司在租后管理中應加強對客戶(hù)注冊資本變化的監測,一旦發(fā)現有減資情形,應及時(shí)要求債務(wù)人清償債務(wù)或提供擔保。即使是減資決議做出后,辦理登記前發(fā)生的租賃業(yè)務(wù),也屬于債務(wù)人應通知的范圍。實(shí)踐中租賃公司也可以利用債務(wù)人減資需要,提前將其持有股權的公司進(jìn)行財產(chǎn)保全,造成其無(wú)法順利減資,以促成其償還債務(wù)的情況。

  三、法人人格否認制度

  新《公司法》第23條明確了公司股東濫用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wù),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wù)承擔連帶責任。股東利用其控制的兩個(gè)以上公司實(shí)施前款規定行為的,各公司應當對任一公司的債務(wù)承擔連帶責任。只有一個(gè)股東的公司,股東不能證明公司財產(chǎn)獨立于股東自己的財產(chǎn)的,應當對公司債務(wù)承擔連帶責任。

  對于租賃公司來(lái)說(shuō),這一規定在相關(guān)業(yè)務(wù)發(fā)生不良時(shí)可以加以利用,增加債務(wù)受償機會(huì )。首先,若債務(wù)人的股東只有一個(gè),證明財產(chǎn)獨立于債務(wù)人的責任由該股東承擔,若其不能舉證證明,則直接承擔連帶責任;且法人人格否定還包括了橫向否定,即若股東控制兩個(gè)以上公司的,若可以證明人員混同、業(yè)務(wù)混同、財務(wù)混同、場(chǎng)地混同等,那么可以認定為人格混同,通俗意義上的“兄弟公司”也要承擔連帶責任。股東和“兄弟公司”可以列為訴訟被告或在強制執行中直接追加為被執行人,強制執行階段還可以申請法院委托審計,取得會(huì )計憑證、會(huì )計賬簿、財務(wù)會(huì )計報告等資料;或申請發(fā)布懸賞公告查找可供執行的財產(chǎn)。

  四、董監高的責任邊界

  新《公司法》第180條、191條及192條規定公司的董監高、控股股東、實(shí)際控制人對公司負有忠實(shí)義務(wù)和勤勉義務(wù)。上述人員執行職務(wù),給他人造成損害的,首先公司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如果董事、高管存在故意或者重大過(guò)失的,也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毓晒蓶|、實(shí)際控制人指示董事、高管從事?lián)p害公司或者股東利益的行為的,與該董事、高管承擔連帶責任。司法實(shí)踐中已有高管違背忠實(shí)義務(wù)導致公司喪失交易機會(huì )需承擔賠償責任,法定代表人占用公司注冊的手機號、抖音賬號應予以返還,財務(wù)負責人未經(jīng)公司決議導致公司承擔擔保責任應予以賠償的多起案例。

  租賃公司主張債務(wù)人董監高、控股股東、實(shí)際控制人承擔賠償責任要掌握三個(gè)要點(diǎn):執行職務(wù)行為、故意或重大過(guò)失、實(shí)際造成損害。這就要求租賃公司在項目審查和管理過(guò)程中要注意收集對方相關(guān)人員了解業(yè)務(wù),做出決策的相關(guān)信息。